吴友仁的心情简直烦透了

安达历史解密网 2020-02-29 00:30:14

吴友仁的心情简直烦透了。
前天早上,那个病人分明好好的,但他给那人输液之后不到半小时,那人就全身发抖、呼吸困难、忽冷忽热,输液反应了。
那人来诊所求医只是因为天热饮食不佳,自觉乏困,而他给那人输的那瓶液体不过是一瓶普普通通的能量而已。虽说最后把病人送到医院吸了氧气,观察了一夜并无大碍,病人及家属也没有说什么,吴友仁还是感觉像吃了鸡毛,说不出的难受。

开诊所这十几年的的经历,各种状况层出不穷,让吴友仁感到筋疲力尽,他甚至感觉自己就不是干这一行的材料。
前天晚上自医院回来之后,吴友仁立即将诊所关门落锁,躲在家里蒙头大睡直到今天早上才被老婆喊叫起来。吃过早饭,吴友仁想,与其这样在家里憋屈,不如出去散散心。
说走就走,吴友仁给老婆招呼了一声,揣了两千块钱直达省城。从火车站一路到钟楼、书院门。新的环境,熙熙攘攘的人群,让他心情好了很多。
中午,吃了一大碗油泼面后,吴友仁一路溜达着来到南门城墙下,只见在那城门外的人行道边上立着一杆道旗,竖写两行大字“指点迷路君子,解脱久困英雄”。道旗下坐着一个算命先生,身着灰色道服、面戴墨镜,虽头发胡须皆白,却面色红润,颇有几分仙风道骨。在这算命先生面前的地下,铺着一块一米见方的白粗布,白粗布上半截写着八个大字“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下半截正中画着一个八卦图、八卦图左右分别画着一个面相图和一个手相图,最下面是一行小字“盲道神算赵步道”。
吴友仁心下一动,何不在此求一卦,真也罢假也罢,聊以 吧。
听见有人停在卦摊前,算命老道开口道:“施主问吉凶富贵、还是问前程?”随手递过一个木凳。
吴友仁接过木凳坐在他对面说到:“我这近十好几年,诸事不顺,还请先生指点一二。”
“请问施主贵庚几何?”算命先生问道。
“三十五。”吴友仁答道。
“敢问施主生辰?”
“丁巳年四月十五日。”( 阳历1977年6月1日)
算命先生听罢,拿起吴友仁的手细细摸了一遍,从手掌摸到手肘下方,又在吴友仁的脑后摸了一 阵,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医者父母心,敢问施主,可是医道中人?”。
听闻算命先生这番话,吴友仁心里一惊,暗到,我又没说,他是如何知晓我是哪行哪业的人?转念又一想,自己开诊所多年,日日在中药、西药堆里打滚,难免一身药气,兴许是这瞎眼道士闻到了自己身上的药味罢了。想到此处,回答道:“不错,鄙人开诊所多年。”
“这就是了。”算命先生说道,“依运势推算,施主势单力孤、祖上清贫、家庭亲缘寡薄,高堂恐多有疾患。
吴友仁惊道:“先生当真神算。”
算命先生拿起地上的水杯喝了两口,接着说道:“医者五行属水,但施主五行火旺、命里缺金,命里缺金则五行之水无生发之源,施主虽人品良善、为人温和笃实,但这十数年必定劫数频发,虽多能化险为夷,有惊而无险,但凡事总怕万一,还望施主尽早另择他业,以免到头来惊心劳力一场空。”
正是七八月夏秋交接之际,算命先生的一席话,却是听得吴友仁一身冷汗,回想这十几年的经历,吴友仁不由得凑近算命老道说道:“古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我今年已三十五岁,敢问大师,我又当如何从新择业?”
算命先生叹道:“施主品行良善、本应是公门中人,奈何机缘多变、世事弄人,让施主历经这十数年劫运。若施主果有决心另入他行择业,变数自在明年。”

此番话,更如晴天霹雳,吴友仁一阵眩晕。平静了片刻,吴友仁拿出二百元钱,恭恭敬敬的放在算命先生手中,“请先生明示,我明年是何变数?”
“天机不可泄露!”算命先生道。
“若明年果有变数,可否再来请师父指点一二?”
“贫道不日即将远走他乡,你我缘近于此,还请施主就此别过!”

自己十几年的经历,算命老道了如指掌,这让吴友仁很是震惊,别了老道,他一下兴趣索然,再无心游逛,随便找了一家餐馆,要了两盘凉菜,几瓶啤酒,边喝边回想这数十年的往事。
吴友仁是独生子,自幼家贫,父母都是本分农民,在他读初二那年深秋,父亲在自家院子里的柿子树上摘柿子,脚下踩的树枝突然折断,从树上摔了下来,右腿粉碎性骨折,落下终身残疾。偏偏祸不单行,母亲又因操劳过度突发脑溢血,经医院抢救,虽保住了性命,却留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两条腿不听使唤,整个家庭债台高筑,一下变得朝不保夕、风雨飘摇。
就在这样的困境下,吴友仁迎来了自己的高考,并以高分被被省内一所著名交通大学录取。当收到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并没有多少喜悦,面对四五年像天文数字一样的学费和每月的生活费,一家人茫然不知所措。即便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凑不够学费。谁又会把钱借给这个没有一点经济来源的家庭呢?开学报到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一家人也一天天绝望。
在距开学报到还有一星期的时候,村里的吴宝山来到吴友仁的家里。吴宝山这几年一直在外承包工程,据说赚了不少钱,吴宝山的儿子吴玉华和吴友仁一年参加的高考,很可惜落榜了。
吴宝山一进门就说:“友仁快开学了把,能考上上这么好的大学,不容易啊!”
吴友仁的父亲长叹一声道:“这学恐怕上不成了,我们家拿什么交学费啊!我和友仁他妈看病欠下的三万多块钱还不知道怎么还呢!”
吴友仁的母亲早已泣不成声。
吴宝山掏出烟盒,递给吴友仁父亲一根,亲自给点上火后,也给自己点上,常常吸了一口,说道:“委屈友仁了,这么好的学校,不去太可惜了。”吴宝山停顿了一下,“要不这样吧,让我家玉华顶替友仁去交通大学报到,让友仁去市上的中医药职校读大专,友仁所有的学杂费、生活费我来负责,每月再给你们二老 00元钱的生活费。”
吴友仁和父母听闻此话,全都愕然无语。
吴宝山来的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儿子吴玉华偷梁换柱顶替吴友仁去交通大学读书。
吴宝山走后,吴友仁和父母商讨了一夜,全家人都认为在目前的情况下,再没有比这个办法更好的办法了。吴友仁含着泪把自己的录取通知书送给了吴玉华。
这就是命啊,吴友仁想,一切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自己所能做的,就是等结果到来……
一星期后,假的吴友仁背上行李去了交通大学,真的吴友仁在吴宝山的帮助下,在派出所把名字改成吴玉华后去了中医学职校。几年后吴友仁职校毕业在邻村开了一家诊所,假吴友仁在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某县交通局。
虽然户口本和身份证上显示他的名字是吴玉华,但吴友仁还是认为自己是吴友仁,在县医院实习时,所有的医生都认为吴友仁天资聪明、心思缜密,将来必定是一位好医生。吴友仁也曾一度踌躇满志,幻想着做一名受人尊敬的一方名医。但事与愿违,诊所开起来后一件又一件的莫名其妙的状况让吴友仁很是沮丧。
2001年深秋,吴友仁的诊所开业已近一年,这天晚上,邻村一个六十几岁的老头来到诊所,老头给吴友仁说,自己在县医院确诊为胃癌晚期,已无药可救,今晚胃疼的实在受不了,吃了医院给开的止疼药也不管用,老头恳求吴友仁给他打一针“强痛定”,好熬过这一晚。
吴友仁拿针管吸好药液,用碘伏给老头注射部位消过毒,一针扎下去,针管里的药液还没推完,老头突然头一歪,“普通”一声从板凳上栽倒在地,吴友仁忙把老头抱起放在检查床上,一检查心率血压皆无,两眼瞳孔散大,已是魂归天外。
老头的三个儿子一小时后赶到,经过一番哭天喊地后一致认为,其父虽然胃癌晚期,但若无吴友仁这一针,再活三五月或半年以上也未可知,如今生死两别,亲人的悲痛如何补偿?吴友仁无言以对。后经协商,由吴友仁负责给老头买棺木、置墓地安葬,并赔偿三兄弟六千元整。
当时吴友仁全年盈利不过两万元,而买棺木、置墓地再加上赔偿的六千元共耗费两万余元。而给老者注射一剂“强痛定”,收费2.5元,利润1.5元。
2002年春季,吴友仁经人介绍与孙玉凤成婚,孙玉凤学过护理,婚后夫妻二人共同经营诊所,每日早早开门,迟迟关门,经常有人三更半夜来叫急诊,这样的小日子虽忙碌,却也是充实和充满希望的。
这年冬季,流感大流行,吴友仁忙得不亦乐乎,村里王老太的孙子流感继发肺炎,下午来诊所输液,吴友仁给测了体温、看了扁桃体和咽喉,又拿听诊器听了心肺,先让爱人孙玉凤给做了青霉素皮试后就给开了两组液体静滴,一组盐水加青霉素加病毒唑,另一组是双黄连。液体输完时已是晚上八点多。临走时,王老太说自己好像也有点感冒嗓子疼,让吴友仁给她也开点药,并提醒吴友仁自己青霉素类药物过敏,吴友仁给开了一盒感冒片剂和一盒抗病毒颗粒,并叮嘱王老太明天早点来给孙子输液,回去和孙子多喝水,房间多通风,必要时把屋子用醋蒸汽消消毒。
王老太老伴去世多年,儿子和儿媳在县城工作,把五岁的孙子送回村里让王老太照看。
第二天早上八点,吴友仁刚打开诊所门,村长就急匆匆走来,说王老太昨天晚上去世了,一大早小孙子在屋里杀猪一样哭号,还说有邻居说王老太昨天在诊所看病开药了,问吴友仁给开的什么药?
吴友仁两腿发软,赶紧到王老太家里去看究竟,只见屋里围满了人,王老太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满脸乌青浮肿,身上的皮肤布满大大小小的疹块。吴友仁怎么看王老太都像是急性过敏引起呼吸衰竭去世的,他看见王老太身下的褥子颜色与炕边上的颜色有异,伸手在王老太臀部的褥子上摸了一把,湿漉漉的,他又赶忙摸了摸王老太内侧小孙子睡的地方,也是湿漉漉的,吴友仁一下明白了怎么回事。
青霉素主要通过肾小管分泌代谢后经尿液排泄体外,王老太的孙子和王老太睡在一个炕上,深夜小孙子熟睡后尿到炕上,含有大量青霉素的尿液浸到王老太身下,引起王老太急性过敏性休克并导致死亡。
中午,王老太的儿子儿媳还有女儿都赶了回来,哭号了一阵之后,来到了吴友仁的诊所问个究竟,吴友仁忙把前后经过说了一番,一再强调是小孙子的尿液导致王老太身亡的,但王老太的儿子反驳说,吴友仁开的感冒药和抗病毒颗粒说明书上也写有过敏的可能,再说,即便是孙子的尿液导致过敏死亡,也是吴友仁的责任。不管怎么说,王老太是吃了吴友仁给开的药后死亡的,吴友仁和王老太的死脱不了干系!双方争论的不可开交,眼看要大打出手对簿公堂,村长忙调节说,乡里乡亲的,互相退让包容一下,经过村长反复调节说合,最后达成一致,由吴友仁负责王老太的棺木、置墓地等所有丧葬费,并一次性赔偿人民币八千元整,双方以后不得再以任何理由追究此事,并立字为据。
吴友仁又白忙一年。
凡此种种,不胜累举。
春夏复秋冬,就这样一波三折的过了几年,吴友仁的女儿三岁了。
这年夏天,病人特别多,这天中午两三点,难得有空闲时间,吴友仁躺在输液椅上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听到女儿嘴里嘟囔着“打针、打针”,接着猛一下右小腿钻心的疼,吴友仁“呼”的一下就崩了起来,只见右小腿上已被女儿拿着输液针直直的扎了下去,直至针柄处,原来是女儿拿刚才病人输完液 后还没收拾的针头,学着吴友仁平常给病人扎针的样子照着他的腿上来了这么一下子。
吴友仁抬手就在女儿屁股上给了一巴掌,女儿大哭着奔向院子找妈妈去了,吴友仁赶紧拔出针头,不曾想这一针扎在了小动脉上,血汩汩的直冒。
吴友仁只得消毒后用绷带缠得紧紧的压迫止血,还没收拾停当,村里王凯凯领着他刚结婚没几天的媳妇来了,说他媳妇中午吃了鸡蛋韭菜饺子后肚子疼得受不了,还不停地恶心呕吐,吴友仁检查完毕,告诉王凯凯他媳妇得的是急性胆囊炎,吃鸡蛋诱发的,就给输了消炎药和止痛药,打完针后,王凯凯问要打几天针,吴友仁说要打个四五天吧,王凯凯说干脆打个一星期,省的三天两头犯病,又说自己刚结婚,经济比较紧张,把药费先欠着,等到年底回来再结账,吴友仁说行。
打了一星期针,王凯凯媳妇的病彻底好了,吴友仁又给开了一些消炎利胆药,并叮嘱以后不要吃鸡蛋和肥肉,饮食宜清淡。
村子里看病赊账是司空见惯的事,吴友仁也没放心上。每年年底吴友仁都会去挨家收账,找到王凯凯家时,王凯凯说:“我和我媳妇正在办离婚,她都回娘家住两个多月了,药费嘛都是给我媳妇打的针,自然你要找我媳妇去要。”
吴友仁脑子半天转不过弯儿,想了半天才说:“打针的时候你们刚结婚,再说,是你领着来的,也是你说把药费给你欠着,要是你媳妇一个人来,我不认识你媳妇,是不会给她赊欠药费的。”
王凯凯说:“不管咋说,都是给她打的针,这样吧,今天天不早了,明天下午你来早一些,我带你去她家拿药费。”
吴友仁很无奈,第二天下午骑着摩托车跟着王凯凯一路向北骑行了约七十多里路,在一个半山腰处,看到几户人家,王凯凯说最边上那家就是他媳妇的娘家,他不想进去,让吴友仁自己去要账。吴友仁敲开屋门,屋里只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吴友仁说明事情经过和来意,老头说,女儿十一月底已经出去打工了,药费的事等女儿回来问清楚再说,即便真是女儿打针时欠下了药费,那时女儿还是王凯凯的老婆,他老婆打针欠的钱怎么能等到离婚时给女方要呢?吴友仁听了也觉得有道理,就问他女儿什么时间回来,老头说女儿离婚的事已经起诉了,过完年五六月份宣判,开庭前女儿会回来的。
从老头屋里出来,王凯凯早已不知所踪,吴友仁一路郁闷着寻来时路回到家里。
过完春节,吴友仁又找到王凯凯讨要药费,王凯凯说等法院宣判后,法院把这些药费判给谁谁来结。
等到五月底,王凯凯来找吴友仁说,法院已经宣判了,哪些药费判给女方了,和他没有关系,让吴友仁自己去女方家里讨要。吴友仁心里苦笑,这判决也很奇葩啊。
六月中旬,吴友仁骑车再次来到王凯凯前妻的家,见门上挂着老大一把锁,邻居告诉吴友仁说,老头和女儿一起去省城亲戚家了,吴友仁无奈,临走时给邻居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让老头回来时给自己打手机。
六月底,吴友仁接到王凯凯前妻电话,说她回来了,让吴友仁去她家拿药费。
吴友仁前后三次,来回骑行450余里山路,终于拿回了王凯凯前妻的267元医药费,也算创下乡医行业的一个记录吧。

不觉已到了傍晚,吴友仁一口喝干杯子里剩下的啤酒,给餐馆老板付过钱后,找了一个小旅馆住下,他打算明早就回家,下半年安心静等算命老道所说的自己的变数的到来。
是年十月,陕西省公开招聘2012年陕西省城镇社区专职工作人员2000名,三十五岁的吴友仁报名参加了考试,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近一个月的苦读,顺利通过笔试和面试后,吴友仁被县民政局分配到美釉区政府下属的一个边远的村转社区任职,并兼任社区副主任,终于告别了十几年的医疗行业。吴友仁怀着复杂的心情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岗位上开始了新的工作和生活,吴友仁为人正派,工作能力强,得到社区工作人员和居民一致好评,两年后被美釉区政府推荐参加基层公务员考试通过后,破例提拔为美釉区政府民政办主任。
同年,吴友仁接到消息,吴宝山的儿子吴玉华,在某县交通局副局长的职位上因贪污受贿被解除党内外一切职务,并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吴友仁听到这个消息后,立即赶到吴宝山家里,吴宝山老人须发皆白,人一下苍老了许多,哆哆嗦嗦的对吴友仁说:“你都知道了,早知如今,悔不该当初……是我害了玉华娃呀……”
吴友仁默默长叹,命啊,这一切都是命……

共 586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在强大的命运面前,我们谁都无法抗衡,无法选择。然而,命运有时也有一定的预言性,这也是人们的一种心理作用吧,有说是冤冤相报何时了,也有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命运也有一定的阶段性,一个人不可能永远坎坷,也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也会一生坎坷,也会一生安康。小说的主人公因为家境的原因,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用自己的大学通知书换取了一个上大专的机会。毕业后,在家里开了一诊所,却因命运不济,磨难不断。于是,在出门散心的过程中,遇一算命先生的指点迷津,最终通过努力,成为一名政府的公务员,可谓苦尽甜来。而同时,与其换了录取通知书而成为某县交通局副局长的吴玉华却因贪污被解除职务并判刑。我们不能说,吴友仁的机遇和成功和算命先生无关,但如果没有后天的努力,也绝对不会有如此的成效。也许,人的一生很多是命中注定,但挑战命运以及一个人本身的内在因素也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如果吴友仁不是上学期间品学兼优,丰富的积累,算命先生的指点还会应验吗?命运面前,所有的人都是脆弱的,但置于死地而后生,也无不可。相信,坎坷所制造的坚强,定然会有一天云开雾散的。语句简练,主题深刻,结尾吴玉华吴友仁命运结局的对比更是让人掩卷沉思。欣赏推荐佳作。——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111 0 】
1 楼 文友: 2015-11-12 18:19:48 问好雁南飞不远,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1-12 19:42:05 是的,我是陕西的
回复2 楼 文友: 2015-11-12 19:50:46 我是陕西的
 楼 文友: 2015-11-12 19:50:15 作者的这篇文章可谓是现实生活中的写照,在之前的新闻里,我们也时常能看到某地某地某地类似的事情发生。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能在不同的环境中不放弃地努力,努力不一定有收获,不努力,一定没收获有效治疗心律失常药物
清远妇科专科医院
山西治疗妇科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