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唤 正文 无锋军_第两百七十一章 请恕不送

安达历史解密网 2020-01-21 22:22:56

剑唤 正文 无锋军_第两百七十一章 请恕不送

“是那位......”柳筝倩开口了,她本就不是什么傻姑娘。更何况今天法波莫名其妙的来了,李颛桥又说与某位大人物商榷推翻教廷,让人很难不去联想这之间有什么关系。

李颛桥点了点头,示意柳筝倩不用说了,“是那位大人物,人多口杂,到时我再与你说。”

“嗯,那你去吧。”柳筝倩其实心里面也不喜欢教廷,毕竟青木帝国当年的覆灭,自己一家国破家亡,可以说教廷脱离不了关系,“不过你得注意点,别让他们耍什么心机出来。”教廷那群人,可真的不是什么好鸟。

摸了摸柳筝倩的头,“你放心好啦,不用担心我,你先回去吧。”

说完,李颛桥便朝着与法波约定的地方而去。

推门进入其中,李颛桥先在周边设下一道精神力屏障。“法波大人,您说吧。”

房间里,原本背身对着李颛桥的法波听到李颛桥说话,便是转回身来,“原本,我是真的带着任务来的。”

“任务?也就是教皇让你传的话?”李颛桥双眼微微眯着,脑中不断的思索。

法波轻轻点点头,看着李颛桥,“你可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天教廷选择撤退么?”

这个问题,不单是李颛桥想知道,全大陆不知多少人都想知道。教廷在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时候对李家出手,也在最后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时候撤退,留下六大家变成了风口浪尖。这其中的具体原因,可以说没有人会不想知道。

看着李颛桥没有说话,法波也不会卖关子。他吸了一口气,“根据教皇陛下所说,是因为有人给了他很棒的条件作为让我们教廷撤退的凭据。而那人给出这条件的原因仅仅是想与你多玩玩。”

短短几句话,其实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很大。李颛桥用手不断的摸着自己并没有几根胡子的下巴,看着地面,在细细思索。以教廷在破武大陆耸立这么长时间,居然还能有让教皇都觉得不错的条件,目的还是自己。

这种敌人,才真的让人发毛。

“那教皇到底让你来是为了什么任务?”李颛桥停止了对这位敌人的思索,毕竟再想也没有什么更多的意义,将当前的心思转移到法波身上才是正事。

法波嘬了嘬嘴,“教皇让我前来告诉你,如果你能把你们李家那柄祖传的剑交给我们教廷,教皇陛下能代表教廷,给李家五个他能接受的请求。”

李颛桥大笑了起来,“五个请求?这柄剑代表着我李颛桥,代表着李家,居然想用五个所谓的请求就想换走?教皇是老糊涂了么?”

听到李颛桥这句话,法波点了点头,“教皇陛下他的确是老糊涂了,当然,也可以说是因为上面给的奖励太丰厚了。”

“上面的奖励?”这句话倒是让李颛桥有些不解,可以说教皇的权力和地位在这片大陆上基本无人可及了,他的上面,是什么?

“你知道,教廷的重要人物,都能变身成为天使。”法波缓缓道来。

李颛桥点了点头,他的确知道,而且不止宰了一个。“那你知道这些天使是从何而来的么?”法波向李颛桥提出了一个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我幸好还是知道一些的。”李颛桥从李明舟嘴里还是听到过一些,“他们是从上位面而来的吧?”

李颛桥居然知道上位面,这让法波有些吃惊,不过哪怕是吃惊也没有什么作用,于是他很快便恢复了原样,“的确,他们是从上位面而来的。在我们这片位面之上,还有四个相互独立却又不得分隔的上位面,其他三大位面我不大清楚。不过其中有一个上位面,则是由我们教廷信仰的那位神所统领。这些天使,都是他的部下。”

“上面的任务是什么?”李颛桥原本便有预感今天这谈话必定会有不少惊天动地的内容,可没想到居然能够到这种地步。

法波摇了摇头,“我并不清楚上面到底具体命令是什么,只有教皇陛下才能直接与上面联系。不过,二十年前开始,教皇命令我们开始寻找那些神兵利器。《百兵鉴》上大部分兵器,现如今都在教廷里。有一些不知道出自哪些名师之手的兵器,被上面拿走了,而我们熟知的那些大师们的作品,上面却不要。所以,我猜测可能上面就是让我们找那些不知名的神兵利器。”

“怪不得......”李颛桥想到了自己的轩辕剑,想起了简逝他们家的刑天斧,原来,这些东西都是那所谓的“上面”要的。

“每一次只要搜集的神兵利器被上面要走了,教皇陛下的实力便会得到一丝提升。”法波打断了李颛桥的联想,“可能是这种感觉,让教皇陛下愈发的疯狂。我想让你推翻如今的教廷,让教廷脱离那位的控制。”

“可......”李颛桥却是有些担心,担心法波做不到。

法波怎么会不知道李颛桥想什么?

“你放心,我体内的天使,我让教皇取走了,虽然,挺疼的。”说到这里,法波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胸口。

李颛桥点了点头,他不喜欢自己的合作伙伴带着不确定性,所以当法波说出来后,他便是放心了。“你先等等,我得去叫些人。”法波点了点头,李颛桥快速的走出房间,但是那精神力屏障却仍旧没有扯掉。

“喂喂喂,穷奇老乾,你们两个在不在?”李颛桥快速将精神力沉浸到苦海之中,呼唤穷奇和敖乾。

“行了行了,我们不在这能在哪?不过老乾现在在修炼,我刚刚清醒过来罢了。”穷奇的声音响起,不过瞬间,那由穷奇幻化而成的脸色苍白的男子便是出现在了李颛桥面前。

李颛桥满脸的嫌弃,穷奇每次就非得把自己幻化成这么一个小白脸,真的是让人无语。“怎么是你在啊,真的是。”话语之中,尽显无奈以及嫌弃。

“哟!小子你搞事情是吧?等等我就揍你信不?”穷奇对于李颛桥这种态度也很是无语,“行了,说吧,有什么事?”

李颛桥赶紧的把正事说了出来,“等等你帮我看看教廷那人体内是不是还有那些天使的残留。”将来由讲完后,李颛桥让穷奇帮忙做件事情。

穷奇挑了挑眉,“行,小事情而已,等会我就帮你看看。”

不过几分钟,之前的那个房间已经站了不少人,李云飞、薛老等一众智囊尽皆在其中。

“赶紧滚回教廷去,告诉教皇陛下他简直是老糊涂了。在我大喜日子做这种事情,是不怕我直接杀到教廷是么?滚。”

原本其乐融融的宴客厅,传来怒骂,每个人都能听得出,这是李颛桥的声音。

“军主,我希望你能再好好想想,教皇陛下提出这么丰厚的条件可不是谁能够有机会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了过来,看到了那位教廷的金衣神罚者。

“不可能,别想了,滚。”李颛桥双眼怒瞪着法波,气势汹汹。

法波走到门口,看着李颛桥,“既然军主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教廷不给您圣光高耀的机会了。”

“哼,我稀罕么?”李颛桥别着手,口中仍旧不放过法波,“记得替我向教皇陛下问好,让他老人家注意身体,别把脑子累傻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请恕不送了。”

岳阳牛皮癣专科医院
小儿呕吐吐奶溢乳打嗝
南京治疗癫痫病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