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之上 正文 第五章 报仇不择日

安达历史解密网 2020-02-29 00:46:38

彼岸之上 正文 第五章 报仇不择日

东雷国的矿场规模宏大,阳梵绕过几个矿洞才到了大门,而把守的卫兵已经不见,只有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尸体的身上还不停地溢出猩红的血液,应该是刚死去不久。

阳梵正要出了大门,却无意间瞥见一个拿着皮鞭的监工正慌忙的逃窜,虽然其一身肥油,行动却也显得灵巧。

阳梵一眼便认出这监工就是平日里时常抽他们鞭子的监工黄大人,私下奴隶们都叫他黄扒皮。

说起这黄扒皮,倒是没有多少武学天份,盖因她妹妹给这个军队里的都统做了小妾,靠着这层关系到军队里做了监工,平日里靠着好吃好喝以及军队的训练混到了气血境界。

此人虽然武道境界不高,却是心性毒辣,暗地里做了不少恶事,死在其手中的奴隶不在少数,而都统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折腾出太大的麻烦事,便由着他去了。

“黄扒皮!!!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你手里害了多少人命!还有于青之仇,新仇旧恨,今日一并相报!”

阳梵一个闪身,踏步如飞到了黄扒皮的身后,右手探出手爪,如苍鹰击蛇,向着黄扒皮的肩膀猛的一扣,死死地将黄扒皮按在地上。

黄扒皮本看到矿场大乱,想着自己才气血境界,在这混乱中有殒命的危险,于是准备躲避,却被一罗万国高手追击,千方逃窜,好不容易摆脱,本以为可以躲过这次混乱,却不料被突如其来一只手给扣住,来不及转头,黄扒皮便颤声道: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上有老母下有妻儿,求好汉饶小的一命啊!”

黄扒皮本想反抗但是自己身上犹如千斤巨石压着,便放弃了反抗之心,只是一个劲的求饶。

听到黄扒皮的求饶,阳梵不为所动,眼露寒芒,一脸厉色。

黄扒皮见身后之人没有说话,顿时更为心颤,以为那人要动手,黄扒皮艰难忐忑地转过头颅,定睛一瞅,顿觉身后的这个身影有些眼熟,连忙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顿时傻了眼,这不是矿场的奴隶吗。

这个平时被自己欺压的够呛的家伙原来有这么强的武道境界,这一抓别看是普通的一抓,却是蕴涵了蕴气境界的力量,而这一招也是军队里最常见的擒拿手,阳梵却是能够将普通的擒拿手用到这般境地。

“好家伙,原来这家伙一直在隐藏实力,自己平日里可没少抽他。现在矿场大乱,他是寻了机会报复自己来了!”

想到这里,黄扒皮不禁仰天长叹:

“吾命休矣!!!”

“黄扒皮!风水轮流转,以前抽别人皮鞭的滋味爽不爽?”阳梵边说边用力,直到黄扒皮忍不住疼痛的惨叫起来。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以前是小的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小的罪该万死啊!”

黄扒皮自知自己性命堪忧,不顾身上的疼痛,一个劲的点头告饶。

“罪该万死?不不不,你只要死一次就够了,还记得于青吗,他被你活活给抽死了,但你可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于青?谁是于青?

黄扒皮一脸迷糊,不禁脑袋急速转动,搜寻着于青这个人,可是任凭他苦思冥想就是想不到这个人的信息,被自己抽死的人多了去了,哪里还记得这个人,不禁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滴落。

“想不到吗,王扒皮看来是你平时杀的人太多了,记不得了!那也好!既然记不得了你就做个糊涂鬼罢!”

说罢阳梵一掌朝周扒皮的头盖印去。

“好死不如赖活着!我跟你拼了!”

黄扒皮自知阳梵的那一掌要是真正的打在自己头颅上,那铁定是脑瓜崩裂的下场,索性心一横,眼中满是狠色,不顾肩膀的疼痛硬是抡起拳头去抵挡。

砰!!!

黄扒皮的拳头刚一接触阳梵便被阳梵的巨力给打得变了形,骨头碎裂,甚至手臂上还有一节骨头从肉中戳了出来,甚是恐怖。

“啊!!!”

钻心得剧痛使得黄扒皮痛苦的惨叫,那条碎裂的手臂如同树上的柳条一般低垂着,好似微风一吹便会被断裂似的。

气血境界与蕴气境界本就是两个不同的境界,身体的强度完全是两个档次,拿黄扒皮又岂会是阳梵的对手。

不过黄扒皮虽然如此惨状,求生的欲望仍然强烈,他的精神已经在疼痛的刺激下显得有些痴呆,不过仍旧不忘求饶企图阳梵放他一条生路。

“多行不义必自毙!报仇不择日,死来!!!”

“嘣!!!”

黄扒皮话未说完,其头骨便四分五裂,脑浆如同迸出壳的蛋液飞溅四周,阳梵顾不得擦拭血渍,了结了黄扒皮,也算是为于青报了仇,便飞身朝军营外奔去。

虽然自己已经达到蕴气境界,在军队里也算是小高手了,参将的武力就是这个级别,毕竟更上一层就是筑体境界,可以做提督。

阳梵却是不敢有片刻松懈,要知道真龙道人可是还在军队中,那可是连白太师都不敌的存在,虽然现在有西雷国死士缠斗,不过不会拖延很长时间。

阳梵不要命的狂奔,不敢片刻停留,眼中布满血丝,直奔大山深处而去。

约莫过了一炷香时间,阳梵慢慢停下脚步。

“呼......跑了这么远,应该不会有追兵了吧”

阳梵气喘吁吁,倚着一颗大树,看了看身后没有任何身影,于是重重的吐了口气,终于放下心来,随后盘坐,调养生息。

片刻后,阳梵睁开眼,眼中露出期待,从怀中取出罗万国至宝——森罗万象图和白裘给的嗜血刃。

“据白太师说这匕首是上品凡器,难道武器也分等阶?算了,等以后寻了机会再细细了解,不过这匕首据白太师说可以刺破筑体境界强者皮肤,端是了不得的宝贝”

要知道,筑体强者,乃是一身皮肉修炼到深处,若是寻常的兵刃砍在上面,也只能留下一条印痕,并不能真正划开其皮肤,除非是特殊的兵刃,不过阳梵可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兵刃,现在手中就有一把,心中端是兴奋无比。

阳梵细细观察这匕首,只见匕首刀刃覆盖一层翠绿寒芒,妖艳异常,还有看那刃尖儿,端是锋利无比,阳梵索性拿了一块石头,用这匕首去砍,结果石头在匕首面前如同豆腐一般,一划两半。

“好宝贝!不愧是能伤害到筑体强者的兵刃!”

小心翼翼将匕首贴身藏好,拿出另外一件宝物,那是一副图。

“这就是冬雷国做梦都想得到的宝物——森罗万象图!!!”

看着图录,阳梵心脏不禁砰砰直跳,要知道,冬雷国之所以攻打罗万国,就是为了夺得这幅图。

据说这森罗万象图记载着成仙的密秘,不过阳梵不论怎么看都无法勘破秘密,图录展开,只是一副包罗万象的万物生灵图,有飞鸟走兽,有仙人飞天,横看竖看都只是一幅普通的画,并无任何出奇之处,唯一令阳梵惊讶的是此图竟然水火不侵,甚至用白裘给的嗜血刃去刺这幅图录,此图竟然完好无损,简直刀枪不入,防御无敌。

“好宝贝啊!虽然现在无法勘破图录奥秘,大约是我修为不够,不过却是可以当成宝衣呀,这玩意儿穿在身上,可是刀枪不入,哈哈哈,发了,发了!!”

阳梵笑呵呵的拿起画卷,小心翼翼的将图录包裹着上半身,随后穿上衣裳,这样别人就看不到图录了,想着自己以后穿着图录,看着别人任凭刀砍枪刺,却无法伤害自己分毫,瞪大眼珠而不可思议的样子,便激动不已。

“这简直就刀枪不入,堪比顶级练体功法“铁布衫”啊!正激动不已,幻想着自己以后对敌的威猛姿态,便欣喜异常。

啾!!!

突然,一声鹰叫将阳梵从幻想中拉出到现实。

只见天空一个黑影闪过,迅速无比,随后在停留在阳梵头顶盘旋。

“糟糕!是猎鹰!!!东雷国军队向来驯有猎鹰,它这是在发出信号!”

一看到这飞禽,阳梵便想到军队里有驯养猎鹰,比普通的飞禽更具灵性,这次被其发现,估计用不了多久,冬雷国士兵便会知道。

“猎鹰出现在这里,说明后面冬雷国士兵就在不远处,应该是冬雷国找不到森罗万象图,现在开始搜山了,得赶快离开这大山!”

不过任凭阳梵如何逃窜,猎鹰仍旧盘旋在阳梵上空,不禁使得阳梵停住脚步,愁眉展开,

“这猎鹰真是烦人,不除掉这扁毛畜生,我的行踪便无时无刻不暴露在冬雷国眼下!”

看了看猎鹰,距离自己约莫十丈高,于是阳梵刷的一下拾起几块地上的石子,咻咻咻对着猎鹰一弹,不料,猎鹰动作敏捷,翅膀一挥,身形一闪,就躲过了飞速激射的石子,随后一阵呼啸,朝军营飞驰。

江西治疗妇科方法
消化不良喝汉森四磨汤
患上术后ED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